“不是挑战,是颠覆”

时间:2019/7/2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作者:朱艳霞

  中国金融业正在经历着科技变革,行业新旧参与者正在重塑未来的金融业。

  7月1日,在2019夏季达沃斯“塑造中国未来金融业”主题研讨会上,金融科技、金融业对外开放成为与会嘉宾讨论的重要议题之一。

  建设银行副行长黄毅认为,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新技术对银行的传统经营模式形成挑战,近期Facebook发布加密货币项目Libra白皮书,如果这种模式成功,对银行造成的影响不是挑战,而是颠覆性的。

  据了解,建设银行将金融科技作为第一战略,建设了“新一代”核心系统。黄毅介绍,以前大银行的普惠金融一直做不起来,原因有很多,比如,大银行只做大买卖就可以活得很好,而且资源有限,做完大买卖就没有资源做小买卖了;比如,一对一的信用考察和判断成本比较高,商业利润不能覆盖它的风险。在“新一代”系统建成以后,这些问题就解决了,系统可以从建行的1亿多小客户、个人客户中筛选出20多万客户发放贷款,不需要和客户见面,在网上操作就能实现。

  “我们也在思考如何在这个系统的基础上实现金融科技与业务的合作,来实现银行的转型。”黄毅说。

  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认为,大银行做金融科技能否有所创新主要看两个方面,一是制度资源能否完善,二是技术是不是市场上最先进的。建行的实践在为小微企业提供贷款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如果这个模式能够成功,将会影响中国银行业未来的改革。

  与中资银行相比,外资银行在发展金融科技方面走的是另一条路径。花旗银行董事总经理、亚太区企业与投资银行业务主管简·梅茨格介绍,技术对银行业务增长发挥着重要作用,金融科技可以为大银行提供更多的客户机会。此外,金融科技公司还能将花旗银行等大银行作为渠道,连接成百上千的小银行,形成一个非常有活力的生态系统。

  “建行与花旗银行发展金融科技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模式,建行是从内部进行改革,从技术上重新打造银行,是一个内生化的过程;花旗银行以大银行做主干,让无数的金融科技企业为它提供专项产品和服务,是一个外生化和市场化的过程。哪一种模式会赢,还不是很清楚。”朱民表示。

  金融科技是中国金融业目前向前发展的动力之一,而进一步对外开放则是中外金融机构面临的另一大机遇。朱民称,随着进一步对外开放,建立国际化竞争生态很重要,银行机构、衍生品市场等要积极与国际接轨。

  简·梅茨格表示,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储蓄率非常高,资产量非常大,这对外资金融机构意味着更多的机会。中国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可以让资产更好地流动,让整个生态系统运行得更顺畅。他还表示,花旗银行从1902年开始在中国开展业务,希望未来在中国还能待上两百年。

  大连商品交易所理事长李正强表示,大宗商品对外开放是适应期货和实体经济高度关联的内在需要。现在SDR货币篮子中人民币占有10.92%的份额,但实际上人民币在国际贸易结算、支付结算的比重不超过2%,希望对外开放能够让海外和中国的交易者在中国市场上共同交易出一个以人民币计价的大宗商品期货价格,从而带动人民币国际化。

【新疆保险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仅供读者参考,产生风险自担,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